马克不同于阿甘的伟光正,他的缺陷太常规了,他孤独恐惧还有怪癖,甚至有点猥琐吧。所以即便是泽米吉斯的老一套也挽救不了观众的对希望借助电影造梦和真实故事带来的落差。最遗憾的是因为马克太普通而不符合电影中的“普通人”形象,没有升华的空间是女人们给了Mark第二次生命,Mark对她们充满着爱与感激。最... 马克不同于阿甘的伟光正,他的缺陷太常规了,他孤独恐惧还有怪癖,甚至有点猥琐吧。所以即便是泽米吉斯的老一套也挽救不了观众的对希望借助电影造梦和真实故事带来的落差。最遗憾的是因为马克太普通而不符合电影中的“普通人”形象,没有升华的空间是女人们给了Mark第二次生命,Mark对她们充满着爱与感激。最好先找纪录片《Marwencol》再看这个改编,观感肯定会不同。剧情片有了侧重,加入玩偶的形式也显风格夸张,不过看口碑就知道电影并没想讨好谁,就是献给Mark Hogancamp本人的好在Mark 创造力并没有被踢出脑袋,男主最主要抗争的是PTSD与药物成瘾共同作用下产生的幻觉。异装癖并不应该成为他被踢的原因。自己变成Hoggie,救助过自己的女孩变成女战士,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展开与自我的对话,几乎是潜意识的作用,与个体心理学里梦的作用几乎是一样的,在梦里出现原始性冲动本来就是自我本能。未曾经历的外来者Nicole的出现,有点像故事里的引导者,理解他的收藏鞋子的癖好,听他把当天的故事讲出来。之前Mike一直处于幻觉之中,时而是恐惧时而是药物作用,求婚被拒绝激活了大脑,不愧之前是艺术家,通过故事隐喻的方式就治愈了,让他意识到了药物成瘾的问题,和梦的解析很像,叙述的神奇治疗力量。喜欢玩具屋的女主人,一直陪伴和倾听,不judge,这才是真爱。玩具版的Steve好像收集一套。 更多..

评论加载中...